星期五晚上幾乎成了開拓新日式食物之夜

既然Johnny說都由我決定

我只好用腦中浮現的食物在加上google來搜尋

距離近的Torrance  日本人群聚之地  就成為首選

 

Gaja Moc 這間店的大阪燒和月島文字燒都還算道地

老闆用沒很清晰的英文問我問題

但他的問題卻讓我的回憶思路變的清晰

How do you know Mojayaki? 

Where do you eat it?

I said, "I ate Monjayaki at Monja before".

同時我開始屈指算到底吃過幾次

其實真的是屈指可數...

除了高雄的 1 or 2 次?  (這間店在大立百貨和雄女附近  不知道還有沒有營業)

和在月島的那次  加上我自己亂煮失敗的一次

真的一支手數得出來

這說明了  很多經驗  你以為以後還會再有  其實沒你想的那麼容易重逢

 

2003年暑假

踏上了似乎是第一次的自助旅行  地點是東京

在月島吃月島文字燒是行程之一

那時的我也沒意識到旅行結束是一番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前夕

只是單純的享受旅行和東京

 

2003年真的還年輕

2012年再去回想吃月島文字燒時的我

突然發現快十年的歲月像快轉一般

真的蠻精彩的

 

2003年: 日劇或連續劇只是演戲  不會發生在現實生活

2012年: 為什麼有一種自己的軌跡似乎比那些劇情還精彩  還細膩  還更厚重的感覺

 

2003年: 根本不會有想  歸納過去十年我做了些什麼的念頭XD

2012年: 一想過去十年我做的事  累積的生活經驗  覺得可以寫個  "十年旅人行腳"  "股海十年浮沉"  "十年負笈"  "十年NBA/F1興衰錄"  或是  "陳奕迅的十年自我譜詞"

   

也許值得慶幸的是  可以想出這麼多東西

證明我生活的還蠻用力的

雖然現在還不能完全看出著力點對不對

這讓時間來說吧

 

另外真的覺得

人其實不只要對自己的"做為"負責  (或不要講的那麼重  動詞就用"承受"好了)

還需要對自己的"不做為"負責

不做為  也是會產生結果  會發酵的

 

2012年今夏

是不是該重遊月島呢?  還有橫濱(拉麵博物館)呢?XD

一直覺得橫濱很近  東京去很多次了

其實根本不是啊XD

橫濱上次拜訪已是 2003  

東京這十年內也只去了兩次

有些事想起來容易  實際上真的不是那麼回事

 

月島文字燒只是鍥子

Gin Tonic是催化劑

paper是讓我現在才寫完的原因...

 

2012年: 不想再上演波瀾壯闊的劇情@some stage了  老了?@@

 

附上一首光良的歌  這時想聽  跟這文章和context有點關係

也許是種想達成的心境吧 

heer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