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是不是大一時太有抱負的錯
那時想要雙修電機系
彌補沒念到電機的缺憾
就開始先修大二資工的課
回憶起大一的日子
感覺好像少了些東西~~
修課唸書、隨意的亂跑社團(都沒待超過半學期)、租VCD燒片...、跑跑系隊(最後留在系桌)
似乎占了生活的大半
現在回憶會覺得有些浪費
但如果沒有浪費  又怎麼知道那些事更重要呢?

那時還常找清交大的高中同學和樓B去逛清大宵夜街吃宵夜
宵夜街那時對我們大一新鮮人來說也是新鮮的  
那是一個碳烤雞排還是王道的年代... 回憶起來有種滄海桑田之感
那時跑去台北玩  也是找高中同學  住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台大男一舍
有印象的是樓梯很陡  床感覺快爛了
突然覺得念清大有點欣慰...
Q那時也還在台大~  還沒開始他光榮重返台大的奮鬥史
這時的我還是半個雄中人  還沒跟清大水乳交融...

大一時還抽了很多很多學伴
但對於雄中養成宅男的我
等於只是一堆堆的系名 + 楓橋ID
最偉大的經驗大概也只是穿了識別服到新齋幫學伴修電腦

回想起來
在寢室時等於是我和潘公兩人相依為命
因為數學系室友一個休學  一個後來跑去跟系上同學住
都不願意跟我們住XD
大概覺得我倆太宅了吧
現在想起來真的蠻強的
那時住仁齋
那是個沒有冷氣只有頭頂一隻轉傘的年代
我和潘公也沒有額外去買電傘
兩人就在潮濕悶熱的房裡日復一日(不過大家應該也都是這樣)

和殺了丟因為實況野球而結識
才知道實況野球一山還有一山高
那時阿殺離他的戲劇生涯還很遠呢XD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
那時大家都很熱血
要做屬於自己系上的遊戲
如果沒記錯  應該是受到"楊和晉啟示錄"的感召
加上資工人都有做遊戲的夢想吧!!!
那時還分了美工組  程式組之類的
我記得我們還在仁齋地下室討論XD
那時大家生出來的劇本還放在我家~
看了真的覺得很有趣
這就是年輕人的熱血啊!!!
可惜那時的我欠缺執行力
後來沒能完成這個東西
一直是心中小小的缺憾...

大一時  IC設計股正夯
那是聯發科平均年薪1500萬的年代
半導體公司的收入也都很不賴
如果沒記錯
那同時也是遊戲公司最慘淡的年代
線上遊戲還沒興起  國產單機遊戲沒落
環顧今日  還真有種錯置的感覺
之前在大陸還看到宇峻跟網龍再爭股王@@
如果堅持做遊戲的夢
現在不知會如何?

heer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我還在做遊戲的夢呀
    努力地寫著iphone程式
  • heeros 於 2011/12/09 17:41 回覆

  • deeplove
  • 剛剛忘記打名字了.......XD
  • heeros 於 2011/12/09 17:41 回覆